只吃芽花,不接受三观崩了的人设,谢谢。

【芽花】彼岸(4)

心态爆炸。
但是答应了小伙伴要更文。
大家凑合看,等我写完了会回来精修的。
以上。
韩王浩加油。


……………………………………………………………………



4.
    那日的晚餐,金家也准备得很是周到,菜色丰盛,食材新鲜,尤其是几样当季的河鲜,香味扑鼻让人食指大动,几位长辈都赞不绝口。
    底下的小辈,除了金颐兰之外都各自转着心思,韩王浩心事重重,金颐真面露愧色,宋京浩则如坐针毡之上,坐立不安,入口的饭食也味同嚼蜡。
    他心知金颐真带他妹妹回来意欲为何,也深知他父亲早早的就存了让他成家的念头,如果没有韩王浩的话,连他自己也承认,金颐兰是绝佳的配偶,容貌出众,门当户对。
    但是现在有了韩王浩,一切就不一样了。
    他是认真的想和这个人厮守一生,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祝福那很好,如果不能得到那也无所谓。
    人生如此匆匆,不想辜负的,唯一个韩王浩罢了。
    想到这里他抬眼看了看金颐真,心下羡慕至极,一起穿开裆裤玩到大的好友如今已能独当一面,而自己因着前些年的不懂事,到现在也没能在家里的生意里帮上忙。
    金颐真那边仿佛是注意到他的神色,带着笑给他抛过来一个眼神,仿佛是让他安心的样子,宋京浩点点头,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京浩哥,你旁边坐着的这位公子仿佛从来没有见过啊。”还未回过神,金颐兰的声音温柔的响起来,“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啊?”宋京浩愣了愣神,随即微笑起来,“这是王浩,你南下养病的时候他还没到我家来呢。”
    “所以,是外家的兄弟吗?”金颐兰点点头,眼神在韩王浩身上流连了几秒。
    “不是,王浩和我并非血亲,但却是和我最有缘分的人。”宋京浩不假思索的放下这样一句话,并宠溺的摸摸他的头发,“说起来他比你还小一岁,你可得好好对这个弟弟。”
    韩王浩也懂事,笑眯眯的喊了声颐兰姐,再不多言。
    “那是自然。”金颐兰应了一声,又看向宋京浩,“京浩哥和王浩实在是兄友弟恭。”
    金颐兰话音刚落,那边金老爷一声咳嗽,似乎是有话要说,金颐真见状立刻接过话头,说起了南下时的一些趣闻,将注意力全部引到了自己身上,金老爷只好作罢。
    好容易挨到一顿饭吃完,宋京浩拉着韩王浩对金颐真使了个眼色,三个人脚下生风的溜到了金颐真房里,临进房门之前宋京浩还特意探出头去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偷听墙脚才放心的关上门。
    “你,是要对我们做什么不轨之事吗?”金颐真并不理睬宋京浩有些神经质的举动,拉着韩王浩坐到桌边,“你就不怕被我和王浩打一顿?”
    韩王浩勾起嘴角笑了笑,没有接话,宋京浩注意到他的神色,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韩王浩今日到了金府都还是高兴的,谈天说话也没见他有什么异样,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一言不发,心事重重。
    想来,怕是金颐兰的出现,让小家伙多心了。
    宋京浩揉了揉眉心,挨着韩王浩坐下,思索了片刻才开口:“我一直以来,都拿颐兰当妹妹看,从未起过其他的念头,此言若是有假,我必遭天打雷劈。”
    他话音刚落,金颐真就皱起眉头对他挥了挥手:“你少发这么重的誓,我知道你对颐兰无心了,赶紧把话给我收回去。”
    宋京浩却并不看他。
    金颐真定神一瞧,宋京浩眼神写满诚挚,盈着满溢的情意,全数落在韩王浩身上。
    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随即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荒谬至极。
    可是宋京浩眼神中传递的东西,却不像是假的。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最后是韩王浩打破了这片沉默,他注视着宋京浩的眼睛,良久勾起唇角笑开,反手握住宋京浩道:“我知道的,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怀疑你。”
    然后他转向金颐真,表情里带着歉意:“颐真哥,很抱歉瞒了你这样长时间。”
    “我和京浩哥,在一起很久了。”
    “你们。。”金颐真嘴唇抖了抖,“你们想好了?认真的?不怕?”
    “是的。”宋京浩坦然的和他对视,脸上看不见丝毫怯意,“我当初想好要和王浩一起,就知道没有退路,既然无路可退,那就无须害怕,往前走就是了。”
    “若是被你父母知道。。”金颐真觉得手上有些出汗,随手在衣摆上擦了擦,“按着你爹那个性子,怕是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那又怎么样呢。”宋京浩无所谓的挑挑眉,只把韩王浩的手拉得更紧了些,“只要不伤到王浩,我爹想打想罚都行。”
    “唉。。”金颐真不说话,只是一下一下的叹气。
    “颐真,你就说你帮不帮我吧。”
    “我怎么会不帮你。。”金颐真无奈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人,“这时候不帮你,这么多年的兄弟不是白做了?”
    “可是颐真哥能怎么帮呢?”韩王浩忧心忡忡的,“这件事总归得自己解决啊。”
    “我只需要你帮我向你父母解释,别让他们动了把我和颐兰拴在一起的心思。”宋京浩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几天我也好好想过,与其费时间考功名,倒不如接一点家里的事情来做,等到能在家里说得上话,那时再向我爹娘坦白,难度就会小很多。”
    “所以,你是为了美人,要一点点的打江山啊。。”金颐真伸出一根手指对着宋京浩点了点,“行,不愧是宋大少爷。”
    “所以你得帮我。”宋京浩揉了揉韩王浩的头发,后者正一脸关切的看着他,“前几年我太不成器,我爹不放心我接手生意,如今我借着好好读书的名头总算是让我爹放心了,你要是能帮我说说好话,牵个线,这条路就好走多了。”
    “京浩啊。。”金颐真坐得直了些,认真的看着宋京浩,“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我今日才真的认识你,听说你爹年轻时做事十分有魄力,你这样子才像样。”
    “别担心,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应都会帮的。”
    听到这里,韩王浩猛的松了一口气。
    自从和宋京浩在一起开始,他每日都担惊受怕,生怕哪一日被宋京浩父母发觉。
    宋氏夫妇给了他温暖的家,宋京浩给了他依靠和爱情,无论是谁他都不能舍弃。
    他怕宋京浩因为他被父母责罚,怕宋夫人对他失望,还怕事情败露之后,他会失去宋京浩。
    每一日都活在这样的恐惧中,几乎让他要发疯。
    他以为宋京浩不知道,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
    宋京浩刚刚说的一切,真正给了他希望,让他看得见未来。
    他突然就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评论(8)
热度(31)

© 无尾熊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