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芽花,不接受三观崩了的人设,谢谢。

【芽花】我和我的师叔祖


 
给韩王浩出道两周年的贺文!
紧赶慢赶的终于在12点码完了!
别说我偷懒不更文了!
这几天芽花双排的糖都要感谢 @Milktea0v0 小天使整理,谢谢!

……………………………………………………………………

   

     “今日是各位正式拜入师门的日子,能见到这么多有志之士,我心甚慰。”白发苍苍的掌门浑厚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透着一股子武学正宗的气派,“在座各位都曾经过层层筛选,希望你们都能专心武艺,心无杂念。”
     十八岁的英俊少年宋京浩穿了一身新手白板装站在前排,发髻梳得一丝不乱,眼观鼻鼻观心装得一派老实稳重。
      “本门武功注重内功修养,要求修炼者灵台澄澈,一心向善,如此才能习得本门内功真谛,得到无上武学精髓。”掌门大抵是内功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纵然苍老,眼神里却透着精光,“希望大家来日都能成为绝顶高手,武学泰斗。”
     “师父!”掌门还想说什么,大殿门口跑进来一个一身灰衣的男子,气喘吁吁的边跑边喊,“师父师父,师尊听闻今日新门众拜入师门,特意派师叔祖前来训话,人已经到了!!”
     “来,随我拜见师叔祖!”掌门神色一肃,转身退后几步站到众人身前,带领众人拱手行礼。
     “师叔祖,这辈分只怕是个牙都掉光了的老头子吧。。”宋京浩不敢造次,心里默默地诽腹了几句,见那穿灰衣的师兄跑到掌门身后跪下,一撩衣摆也跟着跪了下来。
     宋京浩刚刚把头低下,余光扫到一个白影凌空掠过,衣摆猎猎的声响还在耳际,那人已经坐到了上座。  
     “拜见掌门师叔!”掌门正了神色一拱手,众人跟着山呼,“拜见师叔祖!”
     “哎哟,别这么严肃呀,都起来吧。”那白衣人声音透着笑意,让人格外轻松。
     宋京浩眨了眨眼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
     白色云锦上面银线绣着锦绣河山,衣服一看就贵得很低调稳重。
     妈卖批,竟然是个看着比自己还小的少年。
     一想到刚才毕恭毕敬的对这家伙行了大礼,宋京浩就觉得一股邪火冲上脑门。
     这个门派到底靠不靠谱啊??

     早课时间是四更,初秋的早晨已经有点冷了,宋京浩抖抖索索的从被子里钻出来,冰凉的井水拍在脸上几乎快要摧毁意志。
    在冷风里练完一套拳才能吃东西,幸好早饭还不错。
    小米粥配上热腾腾的肉包子,配的酱菜相当好吃,宋京浩吃了三个包子就着酱菜喝了五碗粥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开始环顾四周。
    大堂旁边的小厅里似乎是坐着师父他们, 宋京浩眼力好,一眼扫到师父桌子上和他们的东西是一样的。
    一视同仁啊,挺好。
    起身正准备走,旁边一阵熟悉的衣摆掠过的声音,一个熟悉的白影出现在了自己身旁的座位上。
    “饿死我了,快给我拿早餐来!”白衣的师叔祖一进门就开始拍桌子,灰衣服的师兄赶紧端过一碗小米粥。
    师叔祖呼噜噜呼噜噜的喝粥,宋京浩就觉得眼皮直跳。
    师门上下都是四更起床练功,连年事已高的师父都如此,这个家伙简直是不知所谓。
    “你,给我递个包子。”宋京浩正想着,感觉自己的裤子被拉了一下,师叔祖正仰着头看着他。
    按理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宋京浩却有意的想要找茬:“抱歉,师叔祖来得晚了,我们这桌的包子已经吃完了,要吃包子明日请师叔祖早起。”
     “嗯。。。”年轻的师叔祖眨眨眼,舔了舔嘴唇若有所思,宋京浩觉得自己说得他有点不好意思,微微的笑了笑。
     “那谁,小灰,给我煮个牛肉面!多放肉!再卧个鸡蛋!”师叔祖笑嘻嘻的招呼灰衣服的师兄,然后一脸期待的等着吃面。
    宋京浩的笑容僵在脸上,翻了个白眼准备走人。
    “那个谁,你等一下。”宋京浩刚走出两步衣摆就被拉住了,不用转头也知道是那位师叔祖。
    “师叔祖有何指教?”宋京浩头也没回。
    “在这里等着,吃完面随我练功。”  师叔祖轻飘飘一句话,正好面来了,他放开宋京浩的衣摆呼噜噜吃面。
    宋京浩本想拒绝,却突然想起昨日这位师叔祖飞进大殿的身法,绝对不容小觑。
    心里计较了一阵,宋京浩还是留了下来。
    牛肉面的香味一阵阵传过来,宋京浩咽了一下口水,妈卖批,我也想吃牛肉面。

     “我看你像是有功夫底子的样子,今日就教你本门的基础心法吧,练好了基础,日后学什么都快。”师叔祖把宋京浩带到后山一汪湖泊旁边,找了块干净地方盘腿坐下,“来吧,你也一起来。”
     “是,师叔祖。”宋京浩应了一声,在他对面盘腿坐下,闭上双眼。
    师叔祖的声音带着点少年气息,尚显稚嫩,一字一句诵读口诀的时候倒还显得稳重一些,宋京浩暗暗记下,运起内力游遍全身经脉。
    如此一坐便是一个上午。
    宋京浩早上喝了五碗粥,打坐几个时辰着实觉得有些内急,忍了很久也不见师叔祖教其他的,只得小心翼翼的开口:“师叔祖,弟子内急,想去方便一下。”
    “这说明你还不够专注,气行全身应该大汗淋漓才对,你怎么会内急?”师叔祖闭着眼睛一脸正经,“重新把心法默背一次,好好运功。”
    宋京浩点点头,再次催动内力。
    “师叔祖。。我还是内急。。”宋京浩觉得尿意更加明显了。
    “不够专注,再来。”
    如此反复三次,宋京浩觉得自己憋得要爆炸,才终于回过味来。
     “师叔祖,我早上没给你拿包子,你是在报复我吧。”宋京浩憋得一张脸通红,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我早上很饿,急着吃饭。”小师叔祖终于睁眼严肃的看着宋京浩,“你不但刁难我,还说教,搞得我很不高兴。”
     “我可小心眼了,有仇必报的那种,之前也有个臭小子让我没面子,我把他扔到乱葬岗绑了一天一夜。”
     “师叔祖我错了。。”小心眼这种词一个男人说出来竟然一点都不脸红的啊,宋京浩无奈至极,为了自己以后日子好过,只得低头服软,“小的以后一定听话。”
    “我这人记性还好,你说了的话一定都要记住。”师叔祖抬了抬下巴示意宋京浩去解决,看着宋京浩一溜烟跑走,少年脸上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是夜,宋京浩正准备睡觉,门就被人推开了。
     “我一个人睡着冷,要和你一起。”师叔祖自顾自的走了进来,宋京浩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爬上床盖好被子躺了下来。
     “师叔祖。。”宋京浩额头青筋暴起,“在下身份低微,不配与师叔祖同床共枕。”
     “没事我不嫌弃你,你好好洗澡勤换衣服被褥便是。”师叔祖从棉被里伸出一个小脑袋看着他,“其实你可以选的,是睡这里还是睡乱葬岗。”
     这话,怎么这么像威胁呢。
    “如此便叨扰师叔祖安寝了。”宋京浩无奈的磨叽到床边,刚坐下便感觉一阵劲风扫过,屋里的蜡烛全部熄灭。
    “明早起床不许吵醒我,记得给我留几个包子。”
    “。。。是”
    如此这样,一晃就是一年。
    说起来这位师叔祖除了有点小心眼之外,其他地方还是很靠谱的。
    跟着他日日勤学苦练,几乎是脱胎换骨一般的进步,若说之前是带着些不服和斗气,现在则是全然拜服。
    这位师叔祖能得师尊青睐收入门下,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天分。
    当然了,每天早晨给他端早餐回房,晚上给他打水洗澡,准备夜宵,不时还得陪他下山逛集市买零嘴,这些都已成为了宋京浩的日常。
    冬夜里师叔祖怕冷,晚上睡着睡着就钻到自己怀里,一开始不太适应,后来据师叔祖说内功深厚的人晚上睡觉时内力会随着经络流出体外,传递给身边的人。
    宋京浩觉得,那这样也不算亏啊。
    于是夜夜相拥而眠。
    时间长了身上的味道与他身上的清冷梅香相融,连院子里的大黄都分不清他俩谁是谁。
    在门派里无忧无虑的待了很久,宋京浩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谁。
     一直到那夜,深灰的信鸽拍打着翅膀飞到窗前,竹筒里的书信一字一句都透着硝烟。
     宋京浩紧紧的闭上眼,回头看了看熟睡的师叔祖,最终轻手轻脚的收拾了些细软,趁着夜色下了山。
     你这么小心眼,这样的事情就不叨扰了。
 

  

     宋京浩其实是南疆皇族。
     西南小国众多,他们家的国土最大,大家都想分一杯羹,父皇只他一个独子,望靠他平定南疆,振兴国威,才送他北上学武。
     他心知肚明,若不是情况危急,父皇定不会叫他回国,这一封简书,怕是十万火急,再无办法。
     一路快马加鞭星夜兼程,终于在三天三夜之后踏上国土,再一路飞奔进宫。
     “儿啊,如今几个邻国联手攻打,我们已经连失三关,再不可输了。”父皇苍老了不少,看见儿子归来,几乎老泪纵横。
    “儿臣愿领兵出战,请父皇赐我虎符吧。”
    于是披甲上马,剑指来敌,竟然遏制了敌军的侵略步伐,还赢下一场,收回一关。
     明日是一场硬仗,宋京浩躺在军帐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手里反复摩挲着一块石头。
     那是有一日陪师叔祖钓鱼,在湖边无意间发现的,两块石头几乎一模一样,师叔祖兴致勃勃的拿过来看了很久,随手拿了根竹签在石头上打了个孔穿上红线,挂了一个在宋京浩腰间,另一个收进了自己怀里。
    当时只顾着感叹师叔祖的内力高深,后来才发现这石头看着像是个心型。
    若是他在,此刻应该要吵着吃宵夜了吧。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困意上涌,宋京浩把石头握紧,闭上眼安然入梦。
     睁眼就是金戈铁马,战鼓声声。

     宋京浩一身银甲,手持大刀跨于战马之上,目光冷漠的扫过敌军的大将。
     一场厮杀。
    宋京浩越战越勇,乱战之中斩杀敌军几员猛将,气势如虹,敌军一见不好,立刻集中火力攻击他一人,宋京浩咬牙撑下,冲出包围调转马头直面进攻。
    头晕目眩之感一下子袭来,宋京浩眼前一黑,几乎从马上摔下来,手中的刀刃掉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我。。”宋京浩甩甩头努力的保持清醒,余光看到有人策马到了自己身旁,“副将?”
     “宋氏气数已尽了,我只得另择明主。”副将笑得一脸轻松,宋京浩猛的想起,出征前的酒水,就是他递给自己的。
     “我在你的酒里下了散功的药,你刚才一番激战,如今这药走遍四肢,你已与废人无异。”副将一脸得意神色,“皇子,投降吧。”
     “妄想!”宋京浩一口啐在他脸上,“宋氏子孙宁可战死 也绝不投降,你这种朝三暮四的叛徒,上天有眼,你必然不得好死!”
     “反正我总会死在你后头的。”副将眼神一冷,抽出腰间宝剑,“皇子,你就和你的父皇在地府再续父子情分吧!”
     说完,剑刃猛的劈下,破空之声仿佛携着千钧之力,宋京浩在那一瞬竟然还省起腰间挂着的石头,摸到手里紧紧握住。 
     就像是能够握住你我之间短短的一年。
     铛的一声,随即是副将的惨叫声,宋京浩睁开眼,正好一个小东西从眼前飞过,宋京浩一把抓在手里,竟然是一颗心型的小石头。
     “哇,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徒弟白教了啊!”师叔祖还是一身白衣,旋身轻飘飘立于马上,一脸笑容的看向自己。
     “你。。”宋京浩楞楞的看着他,眼眶酸涩不已。
     “你们这些人啊,欺负我家宋宋。”师叔祖摸摸宋京浩的头,转眼冷冷的看着几个慌了神的将领,“都去死吧。”
     说完他凌空跃起,宋京浩落在地上的大刀被强烈的内力吸至他手,刀锋夹着杀气似是雷霆万钧,横扫之处片甲不留。
     宋京浩一下子安下心来,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军帐里,和师叔祖面对面的坐着,一股内力顺着相贴的掌心流进四肢百骸,温暖的感觉走遍全身,宋京浩想说什么,却被那人以眼神制止。
     好不容易疗伤结束,宋京浩只觉得精力充沛,见他要走,赶紧扑过去抓住。
    “师叔祖。。我。。” 宋京浩支支吾吾的,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教了你这么久,同床共枕这么久,居然说走就走了。”师叔祖一双眼斜斜的瞟过来,“你属狼的吧,养都养不熟。”
    “我。。我身世复杂,怕拖累你。”宋京浩低下头,小声的解释,“若是连累了你,连累师门,我死上一百回也不够赔罪。”
    “你以为我不知道?”师叔祖好笑的转过脸来看着宋京浩,“我师父曾于年少之时受过你家爷爷的恩惠,因此你父亲写信给师父说要让你习武,师父才让你进门并且安排我随身保护你,没想到你这个兔崽子什么都不说就跑了,害得我还要找师父问了地方才能来英雄救美,差点晚一步。”
     “。。。”宋京浩听完这一段他不知道的故事,实在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所以你什么都知道?”
     “对啊,不然我干嘛莫名其妙去教你武功?”师叔祖一脸你脑子坏掉了吧的表情,“你们那里的膳食那么难吃,褥子还硬,要不是师命难违我早就走了。”
    宋京浩突然觉得心下一酸。
    原来如此,原来是因为师命不可违才留在自己身边。。。
    还以为是有什么特殊的羁绊。
    宋京浩松开抓着师叔祖衣摆的手,有点难过的揉了揉眼睛,强行忍住心酸:“多谢师叔祖鼎力相助,日后我定然厚礼相赠,拜谢师门。”
    “什么厚礼?”师叔祖绕有兴致的望着宋京浩,“太便宜的我可不要。”
    “只要我给得起,师叔祖要什么都行。”宋京浩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
    “那。。。”师叔祖摸了摸头,然后坏笑着挑起宋京浩的下巴,“我就要你吧。”
     “什么?”宋京浩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凑到自己眼前的师叔祖,清冷的梅香一下子盈满鼻尖。
     “你这条命是我救下来的,干脆就把命陪送我吧。”师叔祖说着说着干脆俯身撑住宋京浩的肩膀,“这一辈子剩下的时间我都预定了,你就乖乖的跟在我身边吧。 ”
     “是。。以后京浩就留在师叔祖身边,为师叔祖做牛做马。”宋京浩认命的低下头。
     “做牛做马干什么?”师叔祖不解的皱起眉头,“我若你对你没有情分,任你是谁我都不来救你,既然救下来了,那我就要你一世相伴,你肯不肯?”
     “肯!”宋京浩一下子觉得阴霾一扫而空,欢天喜地的抓住师叔祖按在他肩上的手臂,“一辈子都陪着你,一辈子都听你的话!”
     “嗯,乖。”师叔祖满意的笑了,然后他低下头在宋京浩耳边小声的说,“那我们就洞房吧。”

     衣服散了一地,宋京浩躺在床上身体紧绷的由着师叔祖在他身上亲来亲去。
    无奈啊,武艺不如人,只得躺在他身下了。
    结果师叔祖亲了一阵突然躺了下来。
    “好累啊!还是你来吧!我想躺着!”
    “那就得罪了。”宋京浩动作飞快的一跃而起。
    身在皇家,这种事情从小耳濡目染,自然是要比从小习武清心寡欲的师叔祖厉害的。
    把他小心的纳入口中,听到他压在喉咙里的嘤咛声,宋京浩满意极了,进入的时候故意贴在他耳边问:“师叔祖,舒服吗?”
    “韩王浩。”师叔祖认真的看着他,“我叫韩王浩。”
    “王浩。。”宋京浩反复的念叨了几次。
    只要是你,一分一秒都弥足珍贵。
    “我愿和你一生一世。”

评论(14)
热度(48)

© 无尾熊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