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芽花,不接受三观崩了的人设,谢谢。

【驼妹】凉凉

昨天被金赫奎的金克丝唤醒了对他的爱,抽了一个下午
鼓捣了一篇驼妹出来。
很久没写了,大家原谅一下我的渣文笔吧。
说起来,明朝那会儿就有火器了,所以这不是个bug。
至于标题。。就是我今天单曲循环了很多遍凉凉,没啥别的意思,我起名废。。。
大家食用愉快。

————————————————————————

     已是黄昏,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荡起一阵阵涟漪,荡开了夕阳温柔的余晖,波光粼粼的,像是被谁撒了一把金箔。
     田野站在湖边,被这样的美景深深地打动了,随后他伸了个懒腰权当舒展筋骨,在同伴们的招呼声中紧了紧护腕,跟着他们往山上走去。
     一行人穿着统一的黑色夜行衣,黑巾缚面,戴护腕和护膝,身上都带着趁手的武器,借着最后一点日光进了山,然后在夜色中穿行于山野。
     他们是一队捉妖师,此行的目的是猎杀不知何时开始盘踞于山中的一只妖兽,据说这妖兽凶悍非常,体型巨大,全身鳞甲,爪能裂石,口能喷火,是一块不好啃的硬骨头。
     “这样正好,宰了可以卖个好价钱。”他们的首领这样说。
     田野对此深以为然。

     可是他们谁都没想到,那妖兽这样难对付。
     田野抓着他那把判决之镰,一次次的想要找到机会勾住它的破绽,却一次次扑空,与它搏斗的战士已经伤了好几个,他们却连对方的皮都没有蹭掉一块。
     这样不行。田野这么想着,于是他偷偷的移动到了那妖兽的正面,抓起镰刀瞄着那妖兽的眼睛——身上皮甲再厚,眼睛总是脆弱的吧。
     看准了一个那妖兽前跃的机会,田野猛地甩出了镰刀,判决之镰发出破空之声向着那妖兽飞去。
     却没有打中眼睛,反而是勾中了那妖兽的脖颈,吃痛之下,它猛地一甩头,力气之大竟然把田野扯得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山壁上。
     摔在地上的时候他猛地咳出一口血,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疼。
     陷入昏迷之前,他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睛,红得那样浓烈,像是阿鼻地狱永不休止的业火。

     醒过来的时候,同伴们都已经走了,田野环顾四周,打斗的痕迹,血迹,还有被火烧过的焦黑痕迹,触目惊心的。
     不过好在没有看见尸体,田野稍稍安下心来。
     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小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只怕是断掉了吧。田野无奈的强撑着坐了起来,粗略的看了看伤势,虽然不严重,但是这地方没药没食的,伤没法治也就算了,万一赶上妖兽出来觅食,自己这小身板估计只配给人塞牙缝。
     思索半天,田野还是扶着山壁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无论如何,尽量想办法下山吧,下了山就有救了。
     结果,还没有迈开步子,就被谁叼着领子拎到了半空中。

     被轻轻的放到干草堆里的时候,田野还是惊魂未定的。
     幸好那妖兽只是看了自己几眼,然后就踱到了一旁趴了下来,那动作,和猫咪差不多。
     稍稍冷静下来,田野打量着四周,这是个干爽的山洞,只有自己这里铺着干草,软绵绵的,像是谁的床。
     “这里。。是你的家吗?”定了定神,田野试探着喊那妖兽。
     妖兽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像是在答应。
     “你能听懂我说话?”田野被他逗精神了,笑嘻嘻的和它说话,“你为什么救我啊,你不是要杀我的吗,你这里有没有吃的啊我要饿死了,哎哟有药吗,我腿疼得不行了。”
     田野自顾自的说着,妖兽也没理他,站起来走到山洞的角落里翻了翻,最后叼着一个包袱甩给了田野。
     “这。。这不是我同伴的包袱吗?”田野看着那熟悉的包袱一下子慌了,“你是不是把他杀死了??”
     妖兽摇摇头,目光温和,赤红的眼睛许是不在战斗状态,变成了漂亮的蓝色。
     “你没有杀他们?他们都活下来了吗?”被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盯,田野忽的安下心来,解开包袱找到伤药,又在草堆里找到两块笔直的木板,手脚麻利的给自己包扎好,又把包袱放到一边,“我饿了,有吃的吗?”
     “吼。。”妖兽一直温顺的在旁边看着他的动作,听到他发问,低吼了一声又过来拎着他往外走。
     一路走到河边,它把田野轻轻的放下,一跃进了水里,不消片刻就抓上来一条鱼,又给田野衔来树枝,喷一口火点燃了,田野美滋滋的坐在河边烤鱼,它就趴在田野身后让田野靠着。
     田野百无聊赖的等着鱼烤熟,一转头正好看见它的脖子上有一道伤口。
     应该是那天被镰刀弄伤的吧,田野心里这么想着,伸手过去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对不起。”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转眼一个月过去,一人一兽日夜作伴,打鱼抓鸟,采花摘果,日子过得欢乐又幸福。
     在妖兽的帮助下,田野吃得好睡得好,伤好得飞快,伤药用完的时候,田野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我明天就得回家了。”晚上睡觉前,田野靠在妖兽身上小声的说。
     自从发现了这家伙身上暖和,田野就死缠烂打的要挨着它睡,这家伙身上虽然有鳞甲,肚子却是软乎乎的,窝在旁边别提多舒服了。
     “我家里还有父母,我这样久没有回去,他们肯定很担心。”田野戳着妖兽的肚子,嘟着嘴说,“我得回去看看。”
     “唔。。”妖兽闷闷的应了一声,像是不高兴。
     “可是我会回来看你的。”田野感觉到他的情绪,一下子坐了起来,“我会回来看你的,一定会,你相信我。”
     妖兽看着他,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然后它用头蹭了蹭田野。
     “我真的,一定会回来的。”

     让田野没想到的是,村子里的人听完他的故事,第一反应竟然还是要去猎杀妖兽。
     “这妖兽竟然还懂得祸乱人心,若是留它于世,只怕要为祸人间!”捉妖师的首领拿着刚打磨过的刀,神色阴晴不定,“田野,无论你说什么,它都必须死!”
     首领命人软禁了田野,自己带着人朝山里去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还带了许多的火药。
     田野慌乱极了,终于是乘着看守他的人吃饭的间隙跑了出来,疯了一样的追进山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救你了,你要等我。
    顺着小路跑到山洞口,只听得火药炸开的巨响,以及一声怒吼。
     “住手啊!!”田野大喊着冲进人群,一路朝里挤过去,人群围着的空地上,妖兽被炸伤了眼睛,身上血迹斑斑的,后腿也瘸了,正勉强站着低喘。
     “田野,你让开!”首领手上拿着火铳,见田野过来,皱眉训斥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伤了。”田野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颤抖的触碰了一下妖兽的伤口,“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听见了吗田野,我让你走开。”首领把火铳瞄准了妖兽的另一只眼睛,声音里全是嗜血的笑意,“把这畜生宰了,卖了钱,我多分你一点。”
     “他不是畜生,他救了我,他是我的朋友!”田野站起来把妖兽挡在身后,一手握紧判决之镰,“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要杀他,你们得先杀了我!”
     “你威胁我?”首领笑了,把火铳转了个方向,正对着田野,“你怕是被这妖兽迷惑了吧,我数到三,你不滚开,我就杀了你。”
     田野站着没动,眼神坚决非常。
     “一。”
     “二。”
     “三。”
     首领扣动了扳机。
     电光火石之间,伤重的妖兽猛的跃起 将田野扑倒在地,巨大的身体震了一下,田野只听见一声低吼,妖兽漂亮的眼睛红色褪去,还是那样温柔的,看了田野一眼。
     然后它闭上了眼睛。
     “不要啊!!!”田野绝望的大喊,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来,和着流到他脸上的,妖兽的血,一滴滴溶进土里。
     首领一见得手,冷笑着招呼人上去,准备要将妖兽抬走。
     妖兽巨大的身体周围,突然爆开一阵刺眼的金光。
     等光芒散去,田野和妖兽,一起消失了。

     “田野。。田野。。别哭了。。”听到一个温润的男声,田野抬起婆娑的泪眼,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人。
     那人一身玄色锦袍,眉如远山目若星辰,自己正趴在他怀里,眼泪把他的肩头打湿了一片。
     “你。。你是谁啊?”面前的人熟悉又陌生,田野抹了抹脸擦掉眼泪,想起了什么又到处看,“它呢?它去哪里了?”
     “我在这里啊。”那人笑了起来,温暖的手掌抚摸过田野的脸颊,“我就是妖兽啊。”

     妖兽大人本是住在三十三天的一位上神,尊号金赫奎,因着能打,是位主战的上神。
     可这数千年天界和平,魔族妖族都夹着尾巴做人,金赫奎久久的没有仗打,甚是无聊,于是他找天君请了个旨,跑到人世渡劫来了。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炽盛。
     这人生八苦,从来未曾打动过金赫奎。
     直到他遇到田野。
     第一眼看到就觉得他和其他的人类都不一样。
     他会笑,会哭,会撒娇,会心疼自己,会在别人围攻自己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站到自己前面,与所有人为敌。
     而且他白白嫩嫩的,水灵又漂亮,像极了在三十三天时爱吃的糖芋苗。
     真好。

  

   天上主姻缘的宋京浩神君夜观星相,看见金赫奎上神那颗星星旁边忽然多了颗亮闪闪的小星星,两颗星星相辉相映,在夜空中发出莹润的光。
     他摸着下巴琢磨了半晌,招呼一旁的韩王浩神君。
     “走走走,快去三十三天,金赫奎怕是带着心上人飞回来了,我们赶紧去看热闹。”

end.

评论(6)
热度(60)

© 无尾熊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