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芽花,不接受三观崩了的人设,谢谢。

【cp芽花/马壳】朋友,装gay吗

谢谢我滴白,面基完立刻给生贺,这种速度我是服气的

佐小白在召唤师峡谷卖龙虾:

欢乐架空向,坐标腐国曼城ww。这是给我熊正儿八经的生贺,请无视之前的小匕首233@无尾熊OuO 

表白读者小天使们(掏出心心。在机场大巴上写的随笔,希望大家喜欢,连贯性可能不够好,容我从这几天的颠簸中缓一缓再好好润色❤️。

--------------我是这里的山路是真·十八弯的分割线-------------

“哥,和我一起去Gay Bar吧!”

“???”张景焕刚咬到嘴里的那根薯条差点捅进气管里。

“……拜,拜托了。”对面的宋京浩啪得一声双手合十举到额头前面,整个脸低得快要埋进土豆泥里了。

“咳,咳咳。”张景焕皱着眉头咳嗽了两声,拿起旁边的可乐灌了一口,抓着纸巾擦了一下嘴角,“京浩啊,你吧优点很多,我也很喜欢你,但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的……”

“停停停。”宋京浩做了个投降的手势,然后抬起头来,眉毛皱成一团,看着张景焕拼命严肃起来的模样,“我不是在表白啊哥,你想啥呢。”

张景焕眨了眨眼,握着纸巾的手在桌子上蜷了蜷。宋京浩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动作,也眨了眨眼。

只差一只乌鸦从食堂顶上做着匀速直线运动飞过了。

于是宋京浩开始解释到底是咋回事。

其实事情很简单,而且说起来也是他自己的锅。比他矮一届的韩王浩自从大一的迎新周听了宋京浩的忽悠之后,就励志要去找兼职做,要当一个能自给自足学费和生活费的“自强型留学生”。然后在宋京浩把他留在图书馆自行参观的两个小时里,坐在电脑前捣鼓了好久,等宋京浩来接他时,小孩子唰就举起来了一沓当打印出来的A4纸。宋京浩差点看成个斗眼,往后站了两步,听韩王浩动力满满地给自己讲解大一学年的费用规划和打工计划。

“我说今天早上在nero买咖啡的时候怎么是他在那里……”张景焕拿着薯条沾了沾番茄酱,“在咖啡厅打工挺好啊,还能学习咖啡知识。跟Gay bar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个就头大的宋京浩扶着额头做了个长叹,“他这不是有三天早上有课么,所以咖啡店就有三天不能去上班。为了弥补这个收入的空缺……”

“他就去了Gay Bar?!”

当时王浩拿到课表之后撅着嘴跟宋京浩嘟囔,说好烦啊要不要去找教授调课,这样我有三天没法去咖啡厅啊。和宋京浩一起往健身房走的赵世衡听到,随口说了一句,那就去酒吧也不错啊,英国酒吧文化悠久又优雅,不比咖啡厅差。韩王浩耳朵顿时竖了起来,急忙让学长推荐待遇好的酒吧,赵世衡也没多想,直接就说Black Horse待遇可好了,还有小费可以拿。

第二天韩王浩就喜滋滋地转着笔对宋京浩说,自己的财政计划可以继续进行了。宋京浩问你这么快就找到酒吧的兼职了?韩王浩很帅地扬了一下眉毛,把笔往耳朵后面一别,“那是。我去Black Horse找工作,经理面试我一轮就通过了。”

Black Horse这个名字在宋京浩漫长的脑回路里走完了一整圈,才duang得一声敲响了警钟,顺带让他差点僵直在原地的十万伏特效果。

赵世衡你给我过来,Black Horse是个Gay Bar吧?!它特么是曼彻斯特最大的Gay Bar来着吧?!为什么要给学弟推荐这种工作地点?!不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那么了解这种地方???

宋京浩变着花样试图劝阻韩王浩,无果;跑到学校的学生中心搬来了所有的兼职信息给他,无果;想跑去Black Horse找经理私谈用自己顶替韩王浩,当然无果。

……说到这里他挠了挠头,为什么自己要用当然这个词。不,我明明也很帅的好吗!

“这不是重点,继续。”张景焕舔了舔指尖的番茄酱。

“没有继续了。”宋京浩泄气地塌了塌肩膀,“哇叔叔阿姨拜托我多照顾他,结果……”他把手机按亮,举起来给张景焕看着屏幕上的日期,“从开学第一周到现在,韩王浩同志已经在gay bar兼职三个礼拜了。”

“那所以我跟你去又能改变什么啊?”

“我要实地考察一下他的工作环境啊!如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样糟糕,用强迫的我都要把他拉出来。”

“Hmmm,我觉得王浩是很有主见和想法的人,你这样强迫改变他的财务计划,不好吧。”

宋京浩眉头拧成一团,捶着眼睛看向土豆泥,两手攥拳放在盘子两侧,停顿了一会儿,双拳砸了桌子下,“大不了我也多打一份工,支援他的财务计划。”

张景焕笑得眼睛都弯没了,“王浩才不会接受你这种支援。”

“不管。”宋京浩拿起勺子,愤愤地舀了一大勺土豆泥,塞了满嘴,边嚼边说,“如果真的很糟糕,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在那里做下去,不然我也太对不起叔叔阿姨请我吃了那么多的烤肉了!”

“……该说你责任心太强烈,还是太好收买……那你自己直接去就是了,叫上我干什么。”

“……我这不是没去过嘛。”

“那我也没去过啊。”

“就叫着哥壮壮胆。有哥在我底气足!”宋京浩直了直腰,带着一脸弟弟对哥哥有求时候的笑。

“……败给你了。”张景焕吃掉最后一根薯条,“你别去了给王浩惹事情就好。”

“不惹事不惹事。”

“……还有,要是让相赫听说半个字……”

“绝对不会,保证不会!”宋京浩立刻摆正表情,装模作样地敬了个军礼。

于是当天晚上,张景焕给李相赫发了消息说足球社有活动,自己晚上才回宿舍,然后和宋京浩比平时更用心地收拾了一下形象,两个人互相吐槽着,像技术糟糕到尴尬的间谍一样别扭地“潜”到了Black Horse所在的酒吧街上。

这条临河的街是曼彻斯特在全英伦三岛都赫赫有名的彩虹街。张景焕穿着印有随机英文字母的修身衬衣,深蓝色牛仔裤。宋京浩穿着黑色套头,也是深色牛仔裤。太阳落下水平线后,河边的霓虹灯还有各种酒吧的灯牌把夜色渲染得五颜六色。

两个人被Black Horse的保安拦住了。

块头有宋京浩两倍大的黑人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俩。

“我俩成年了的。”宋京浩一边用英语说,一边套学生证。

“你们来干什么的?”

宋京浩一脸懵逼地停住了拿钱包的手,似乎没想到这种问题。

“就……别人来干什么,我们就来干什么啊。”宋京浩看着张景焕在旁边用手背掩嘴偷笑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你们不像是还来这里的。”保安的英语发音粗犷,黝黑的脸上一双正圆的眼睛带着狐疑。

“不……这我男朋友!”宋京浩立刻伸手去搂张景焕的肩膀。

张景焕依然是笑着。

保安神色中的怀疑更多了,他摇摇头,“你们不能进去。”

怎么办,如何装Gay???在线等,急。

宋京浩还想再挣扎一下的时候,台阶下面突然响起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足球社的活动地面真是别致。”

刚才还在悠然看热闹的张景焕差点一瞬间从台阶上仰下去。他猛地回头,宋京浩胳膊还挂在他肩膀上,被带着一起转了过去。

“哎呀我的妈。”宋京浩脱口而出的感叹句之后赶紧捂住嘴,瞪着台阶下瘦高的人愣了两秒钟,然后假装没人发现一样往远离张景焕的方向小步拉开了好远的距离。然后眼睛又撇向旁边的张景焕。

“……”作为中国学联人气主席张景焕,立刻拿出了一个楷模一样的危机公关。

“对不起相赫,我那是怕你担心随便找了个借口。”首先,立刻道歉,并且诚恳地给出一种我身不由己但还在为你考虑的语境。

“京浩想去里面找朋友,拜托我陪他一起。一来有人陪着不至于尴尬,二来他妈妈和我妈妈是老闺蜜了,我替阿姨看着他,别让他在里面出事。”一边说着一边笑吟吟无比自然地两步迈下去,也不给李相赫说话的机会,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台阶上走了一步。

“你看刚才保安还在问呢,说没有男朋友不让进门,所以我和京浩都没能进去。”说完松开李相赫手,整个胳膊揽住对方的肩膀,抬头看向保安,“You were right. He was kidding. This one, ”他把李相赫又往怀里紧了紧,“is my boy.”

保安看看张景焕,又看看抿着嘴想挣脱但是被箍住动弹不得的李相赫,点点头,做了个你们可以进去的手势。

李相赫耳朵尖泛起红,拧了张景焕胳膊一下,后者佯装吃痛地抱怨了一声,知道怀里的人火气的盛头已经过了才松开了手臂。

宋京浩简直忍不住要给张景焕这一气呵成超级自然的剧情反转能力鼓鼓掌,而且这家伙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地把自己和王浩爸妈的梗信手拈来地用上了。

李相赫停到宋京浩面前,看了他一眼,“你们两个,既然要来这种地方,稍微…穿得不要这么耿直吧。”

宋京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点困惑地看向李相赫。

“你俩的打扮,直得也太铁骨铮铮了。”

在李相赫到来把张景焕的定位瞬间扭转以后,三个人终于顺利通过了保安大哥。

“你俩明明都好了三年了,为什么保安还是觉得你不是gay?”宋京浩观察了一会儿张景焕的衣服,觉得和自己也差不多。

“我不喜欢男人,只是我喜欢的人恰巧是个男人。”张景焕拉开圆桌边的牛角凳,扶着李相赫的肩膀让他坐下,弯腰侧头说道,“可是我有个小问题,相赫。”

“我还没想好要喝什么。”李相赫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过桌子中间的酒单。

妈的我不是来这里吃你们这模范夫夫狗粮的。宋京浩郁闷地自己拉开一个凳子,一屁股坐下。

“我想问的是,“张景焕依然是浅笑着,凑在李相赫耳畔,”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酒吧的门口。”

宋京浩后背感觉立起了一片寒毛。张景焕这种表情这种语气,问的问题却完全不是那么轻松惬意的内容。

和刚才一转头看到李相赫的那种紧张感不一样,那会儿如果是看到了利剑出鞘,那这会儿最多是暗器影动。

在宋京浩觉得甜腻恋爱剧场要发生什么真相暴露谎言拆穿的狗血反转时,后面响起了一个刚过变声期有点低沉又不失活泼的嗓音,“相赫前辈你来啦!”

三个人回头。慢摇音乐,偏暗的光线,男士香水和酒香和谐融洽的环境里,韩王浩穿着黑色衬衣,胸前的口袋里是折叠好的白色手帕,一条黑色西裤衬得双腿修长,走过来的姿势有点蹦蹦跳跳。

“景焕哥好~”然后一脸黑人问号地看向宋京浩,“你来干啥的?”

李相赫从单肩包里掏出一个册子递给王浩,“我是来给王浩送垂钓社的迎新手册。”

……

……

下一个镜头,是四个人沉默地在圆桌边坐成一圈。

这会儿时间太早,酒吧里还没什么人,经理知道韩王浩的朋友来了,也准他去招待一会儿。

“所以你把gay bar想象成什么了啊。”王浩听宋京浩跟录口供一样解释了自己为啥在这里,有点想笑又有点无语。

“张景焕以前真的没来过?”李相赫依然是和上课时一样的坐姿,笔挺又认真。

“真的没……前辈。”王浩眉毛几乎要弯成一个八字,像是怕了一样笑着说道,“景焕哥这种大忙人你比我更了解啊,他怎么会有时间跑这么远来酒吧。”

“那相赫是不是也从来没来过呢?”张景焕的坐姿潇洒得多,很随意地斜靠着牛角椅,眼睛含笑地看着韩王浩。

韩王浩看了一眼宋京浩: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这俩一个比一个难惹好吗!

宋京浩拼命无辜地看回去:谁知道李相赫挑今天这个黄道吉日来给你送手册。

“当然没有啦……”韩王浩表示强调地往前倾着身子,“那可是相赫前辈啊。”李相赫这种风纪委员一样的气质到酒吧会让人以为来检查了。

“来,送你们的。”一边的经理和调酒师过来送了一盘小吃篮还有四杯pimm's。

“啊,这怎么好意思。”宋京浩急忙去摸钱包。

经理很礼貌地伸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笑着用标准的英音说道,“Peanut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这些小礼物就收下吧。你们在Black Horse喝什么,都九折。”说完很优雅地说了声“Enjoy”然后和调酒师一起点头致意回去了吧台那边。

“他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像木桩一样看着那人回到吧台之后,宋京浩如临大敌地皱着眉头一个猛虎扑食扑到桌子上,瞪着韩王浩。小吃篮差点被他压到身子底下。

“没有啦。”韩王浩每一个字都拉的很长,把宋京浩从面前推开,“Andrew有男朋友,是在汇丰工作。”

“……”宋京浩还是很不放心又怕被发现一样用李相赫和张景焕作掩护一脸严肃地打量着那边。

“Andrew本科伦敦政经学经济的,研究生和男朋友来了曼彻斯特读的项目管理,然后两个人就在这边工作定居,他可是本科开始拿全奖的超优等生,也是曼大那一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发言生啊。”

韩王浩回头,对着正好看过来的同事挥了挥手,然后转头继续说道,“很多人对他们有很多先入为主的误会……他们其实也是普通人,甚至说,我打工期间认识的很多人都是非常出色的人。他们有礼貌,有学识,有爱好,非常幽默,而且……因为他们自己的经历,所以非常懂得尊重他人,尊重差异。”韩王浩轻轻叹了口气。

“那为什么之前我不让你来的时候,你不告诉我这些呢…”

“因为很难相信吧。”韩王浩转着桌子上的杯子,“我才在这里一个月,已经听到了好多好多他们这些人的经历,都让人心酸又心寒。”

“我会信的。”韩王浩话音刚落,宋京浩几乎是立刻就接上了。王浩抬头,看到宋京浩和平时一样笑着看着自己,“我会信的啊王浩,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会信啊。你不说这就不怪我了。”没等王浩愣愣的表情中浮现更多的感动,宋京浩就笑嘻嘻地换上了平时扯皮的口气,“我还以为我们王浩在这里遇到什么坏男人被掰弯了啊。我这还忙活着给你找大长腿的女朋友呢,你就这么弯了可怎么办。”

一旁的张景焕和李相赫饶有兴趣地看着前面这俩人的对话,就差嗑瓜子了。听到这话一起看向韩王浩。刚成年的少年脸上腾起了一层红,看他捏杯子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担心下一秒这一杯酒里要泼到宋京浩脸上了。

“所以,京浩哥不会歧视同性恋吧?”王浩捏了一会儿杯子,假装很随意地说道。

“哇,当然不会,岂止不会,我还很尊重啊。毕竟…”

王浩闻言有点期待地抬起头。

“毕竟我天天在学联都生活在剥削劳动力的马大主席阴影下啊。”

对面的张景焕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慢慢点了点头,“可以。”

“哇你看看你看看,这个鬼畜的眯眼,这个笑……”

“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吧,你这笨蛋。”张景焕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宋京浩的肩膀,然后低头瞬间切换成温柔模式,“沿着河散散步吗相赫,平时都不怎么走到这边。”

李相赫也站起身,唇的轮廓被笑容拉成细长的w,和张景焕一样眼中带着复杂的笑,拍了拍宋京浩的肩膀,准备和张景焕一起先走。

“???你们都拍我干嘛?你们笑得这么诡异是怎么回事?王浩他们怎么了?哇王浩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太热了?我让Andrew把温度调低一点。”

调你妹。

韩王浩摆摆手,表示不用。

“哦对了。”走出去几步的张景焕突然折了回来,一手就拎走了小吃篮,“给你俩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这个我就带走了。你们慢慢聊。”

宋京浩徒劳地想抢一根鸡翅回来无果,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张景焕一手牵着李相赫一手拎着小吃篮宛如人生赢家一样走出了Black Horse。

“真的是……搞什么啊。”他喃喃自语地说完,回过头看到韩王浩满脸都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超奇怪啊张景焕这家伙今天。”

韩王浩懒得理他,拿起自己那杯一口全干了进去。

“嚯。”宋京浩夸张地活动了一下肩颈,“来来来,正好有这个机会,哥我来教教你大人的世界。”说完拿起自己那杯也一饮而尽。

韩王浩咬着下唇停了一下,又拿来李相赫那杯完全没动的酒仰头喝了下去。宋京浩念叨你这样会醉的很快的,然后抓过张景焕那杯也喝了个底朝天。

“所以你为什么来找我啊。”

“我不是都解释过啦……”

“那你又为什么会那么提防Andrew对我好啊。”

“因为我怕他对你有意思啊。”

“他对我有意思又怎么样啊。”

“……”酒精在肚子里沿着血管似乎用快的出奇的速度冲向了大脑,宋京浩瞪着满脸发红的韩王浩,发现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自己从小就熟悉的少年,五官在这光晕下精致又可爱到仿佛是重新认识了一遍。

“说啊。”对方嗓音已经很成熟,但那尾音却带着一种宋京浩很熟悉的半撒娇半强硬的音调。

“不知道。”宋京浩向着前面这张脸凑近了几分,不再在意这个问题,而是突然傻笑起来,“哎王浩,我发现你好像越来越帅了啊。”他的目光丝毫没有任何遮遮掩掩,而是正大光明地托着脸开始端详起对方来。

而韩王浩就那么突然地凑过去吻住了宋京浩。韩王浩的吻技很生涩,多少有点闭眼咬牙坚持喝完一碗中药的架势。就在他的勇气坚持不住要松开口时,一双温热的手捧住了他的脸,然后轮到了宋京浩强势地深吻,吮吸住王浩带着果香酒气的舌头,和自己的卷到一起,双唇开合着把这个吻的节奏稳定下来。

再之后,保安大哥再也没拦过宋京浩进Black Horse。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跑到这种黑暗料理的国度来读书啊,还不是哥你去年选了这么个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上学。”

“可是王浩啊,我还是不喜欢你在那里打工啊。”

“为什么?”

“有种把自家的小羊放在一群狼中间的感觉。”

“……你多和大家聊聊天啦,就不会有这种错觉了。”

宋京浩低头看了看自己直男审美的穿着,挠了挠头。

为了王浩……那就试试吧。

但是……也许我也是,正好喜欢的那个人,是个男生吧。

于是他在想,果然还是哪天再去请教请教景焕哥好了。

嘛,管它呢。

他看着王浩从旁边爬起来,穿着宽松的睡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向咖啡机,晨光从百叶窗漏下来,在王浩平静的侧影上投下一道道的光芒……

管那么多呢,有这样的景象,就很美好了不是吗?

无论自己是男是女,对方是男是女,只要自己知道那个人就是自己最最想要的人,只要看着对方就知道和他在一起自己是最自然的自己,那就足够了。

“所以,你那个财务计划也好,gay bar打工也好,难道都是铺垫的套路?”

很久之后的某天宋京浩突然顿悟。

“嗯?什么?当然不是啊。”韩王浩抱着牛奶坐在床沿上,眨眨眼。

“真的吗?”宋京浩坏笑着双手撑在他两侧。

“真的啊。”韩王浩喝了一口牛奶,在上嘴唇周围留下半圈奶白,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宋京浩眯起眼,伸出舌尖舔着那圈奶白,然后轻轻地压倒了王浩。

“哇我牛奶洒了!你给我起来!”

“怕什么,”低低的嗓音响起,“我给你舔干净。”

END.

评论
热度(311)

© 无尾熊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