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芽花,不接受三观崩了的人设,谢谢。

【芽花】蛊王(1)

这是一个写了很久的脑洞。

龙韩=韩王浩

韩王浩这个名字太不适合苗族人了(捂脸

写得急,有点糙

见谅

以下是我群小姐姐们瞎J8起的名字,你们看看我有多靠谱。

龙·都是我的·纳什是我的·都是我的·康帝是什么·皮纳

龙·都是我的·纳什是我的·都是我的·康帝是什么·世界第一瞎·皮纳

龙·都是我的·纳什是我的·野区是我的·都是我的·康帝是什么·皮纳

龙·都是我的·纳什是我的·野区是我的·智障也是我的·都是我的·康迪是什么·皮纳

龙·都是我的·纳什是我的·野区是我的·都是我的·京浩是我的·康帝是什么·皮纳

...........................................................................

1.

“宝翁你看,那个红色的一串一串的是什么呀?”穿一身深蓝蜡染常服的少年,看起来天真又活泼,拉着旁边一身灰衣的长者指着他看一旁商贩手里拿的东西。

“这是糖葫芦。”长者和蔼的摸了摸他的头,伸出来的手掌瘦削却宽大,上面有许多的伤痕,“酸酸甜甜的,你要吃吗?”

少年点点头。舔了舔嘴唇像是迫不急待,接过长者递过来的铜板转手递给了商贩:“要那串最大的!”

“来,拿好了。”卖糖葫芦的商贩看着这两人互动,像是爷孙俩,这小孙儿长得眉清目秀,天庭饱满,不由得开口称赞了两句,“小公子生得好,一看就是福相。”

“多谢。”长者淡淡的笑了笑,揽住少年的肩膀准备继续走。

那少年接了糖葫芦急吼吼的往嘴里塞,抬手的时候露出手腕上一个做工精巧的银镯子,雕了繁复的花纹,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可见的物件,那商贩一眼瞥见,只道是哪个苗族大户家的小少爷,也不再多话。

这黔州城外山脉蜿蜒,大多是苗疆地盘,这些苗人据守一方,不受朝廷控制,善战又善用蛊毒,连军队也无可奈何,在多次招安无果之后,朝廷只得任由他们盘踞,不过多年相处下来,也算是相安无事。

这一老一少也是苗族人,长者唤作宝翁,少年唤作龙韩,此次下山,是为着龙韩没怎么进过城,特意带他来看看玩玩。

不过这二人可不是一般的苗人,乃是蛊苗一族。

苗族分许多旁支,白苗擅医,黑苗擅战,而蛊苗一族,则善用巫蛊。

蛊苗一族的巫术和蛊术狠辣至极,他们虽不争不抢,但威名在外,其他苗人都不敢招惹,因而他们独自占据了一个山头,建起了蛊苗的寨子,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只在苗族有集体大会之时才出席。

宝翁是蛊苗的大巫,而龙韩则是蛊苗前任首领的独子,他爹娘在朝廷招安之时战死,他由宝翁一手教育抚养,是蛊苗年纪最小的王。

龙韩自小没有离开过苗寨,好不容易进到城里,拿着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吃,看见什么都觉得好奇,都要问一问身旁的宝翁。

如此一逛,就逛到了傍晚,穿城而过的荔河两岸灯火通明,夜市上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还有各色小吃,为了让他玩得尽兴,宝翁特意租了一艘小船,在上面置了些酒菜,沿着荔河一路漂流而下,既赏了景,又吃了美食,可谓一举两得。

龙韩从没在船上吃过饭,也没有见过入了夜依然繁盛的城市,一路玩得很是愉快。

苗族人擅饮酒,城里的酱香白酒和自家寨子里酿的糯米酒尝着大有不同,龙韩一杯接着一杯,很快酒坛就见了底,脸上也染了一些红晕。

“宝翁,这里和寨子里太不一样了。”眼看着小船快要靠岸,龙韩略有些遗憾的站起来走到船头,四处望了望,“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这样的城,才能让族人都过上这样好的日子?”

“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做,迟早有一天会的。”宝翁神色温和,慈爱的看着他,“龙韩,你是蛊苗族最年轻的王,神明会帮助你完成梦想。”

“你总是这样说。”龙韩撅噘嘴,然后又往前走了几步,“不过也罢了,我喜欢我们寨子, 大家都和和睦睦的,像一家人一样。”

龙韩说完,转过身来望着宝翁,眼神是温和又坚定:“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再好不过了,父亲也是这样期望的。”

“他在天上,知道你的愿望,会很高兴的。”宝翁点点头,银白的头发被微风吹起。

就在那时,河里响起扑通的一声,像是什么重物落水,河岸上一阵骚乱,还夹杂着女人凄厉的求救声。

“救救我的女儿啊!!”

龙韩眼睛好,一眼就瞧见了那个穿一身粉色衣裳的女童,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挣扎着,他水性很好,当即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飞快的朝她游去。

不过片刻他就抓住了那个女孩子,小姑娘应该才几岁,胖乎乎的胳膊不停的挥舞,龙韩把她搂在怀里,一边好言安慰一边试图把她往岸边拖。

可是他没有想到,小女孩抓住他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两条胳膊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自由呼吸,小女孩虽然年纪小却也有些重量,龙韩一时间也被她拖得无法动弹,不仅救不了人,反而被拖得往下沉去。

余光扫到宝翁一脸焦急的站在船边,仿佛是要下水,夜深水凉,龙韩一边大喊让他不要下来,一边努力的蹬腿,想要往岸边靠,刚蹬了几下他就觉出了不对。

仿佛是有水草,缠住了他的脚。

眼看着小女孩似乎是坚持不住了,龙韩急得不行,就在此时,背后传来了水声,有个人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了他。

“坚持一下,我帮你把水草割断。”一把低沉好听的男声在背后响起,龙韩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他的长相,那人就摸出匕首潜入了水里。

水草被割断,那人浮出水面,一手卡住女童一手拉着龙韩,往岸边游去。

“多谢二位公子!”将女童交给她母亲,那位夫人泪流满面,直直的跪了下去,“这样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您快请起!”龙韩和那青年倒是动作一致,将那位夫人掺起,将她好生送走。

送走了两母女,两人都松了一口气,河风吹过,龙韩猛地一个激灵,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被那女童挣扎时扯得乱七八糟,半个左肩都露在外面,他赶紧把衣服拉上,堪堪遮住自己左臂上象征着蛊苗身份的黑蝎纹身。

“怎么,你冷吗?”那青年注意到了,左右看了看,仿佛自己也没有什么衣服借给他,只得挠挠头,“这河岸晚上风凉,你都湿透了,不宜久待,我住的客栈就在这附近,不如去我那里换套衣服吧。”

“不必了,多谢公子好意。”龙韩还没来得及说话,宝翁匆匆赶来,将自己干爽的外袍披在了龙韩肩上,“今日幸有公子相助,大恩不言谢,敢问公子尊名,来日必定报答。”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那青年笑得洒脱,“我叫宋京浩,江湖这样大,遇见就是有缘,不必客气的。”

“不行的,我们苗人,有恩一定要报。”龙韩裹着衣服缓过劲来,“不然我一辈子良心不安。”

“啊,原来你是苗人,都说苗人热心,今日总算得见了。”宋京浩听他是苗人,倒也没有说什么,“其实没什么大碍,若是你觉得心里不安,请我吃个饭我们就扯平了。”

“既是这样,明日正午请公子到城中清江阁一聚吧。”宝翁生怕龙韩再说下去暴露身份,立刻顺水推舟,“天冷了,少侠衣衫尽湿,赶紧回去换衣服吧。”

“好,一言为定。”宋京浩一口承诺下来,笑着拱拱手当是告别,走了两步又转回头来,“你以后下水救人,记得先把人打晕,不然他勒住你的脖子,你就危险了。”

“知道了,多谢。”龙韩也对着他拱拱手,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明日不见不散。”

 

 

第二日,宋京浩果然按时赴约。

昨日天黑,又是情况紧急,龙韩只是记住了他一把好听的声音,而今日一见,龙韩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宋京浩长得很是英俊,身材挺拔,谈吐得体,举止温文有礼,而且他见多识广,席间不时会提到一些趣闻,龙韩自小在苗寨长大,听得津津有味,就连宝翁也被他的故事所吸引。

一顿饭吃下来,言笑晏晏,觥筹交错,龙韩没有兄弟姐妹,从小孤独一人,宋京浩正巧补足了他对兄长的认知,让他倍感亲切。

“对了,这个给你。”聊着聊着,宋京浩突然想到什么,从袖袋里掏出一个雕工精巧的木质把件递给龙韩,“我家是有名的雕刻世家,他日你若有空到江南,拿着这个把件去扬州宋府找我,自会有人给你安排好一切,你放心游玩便是。”

“多谢。”龙韩高兴的接了,拿在手里反复的观看,刚才宋京浩说了,扬州的山水和西南这边不一样,多了几分婉约秀丽的样子,还有漂亮的园林和特色的饮食,每一样都让他觉得喜欢,“有空了我一定去江南找你。”

又聊了一会儿,宝翁看看了时辰,对宋京浩抱歉的拱拱手:“宋少侠,我们二人入夜之前要赶回苗寨,只怕是不能再多耽搁了。”

宋京浩点点头表示理解,宝翁便先行一步下去付账。

看着宝翁下楼,龙韩意兴阑珊的把杯子里剩余的酒喝完,想了想又从手上摘下一个手镯,正是他一直戴在手腕上那个雕工精细镯子,递给了宋京浩:“京浩哥,你们中原人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们苗寨的信物,他日你若有事,带着这个镯子到西南的山里随便找一个苗人,他们就会带你来找我。”

宋京浩接过,郑重其事的收好,两人就此话别。

回苗寨的路上龙韩一直有些闷闷不乐,就连山里的美景也无法转移他的注意力,宝翁看见了,不觉有些无奈。

好不容易到了山寨门口,听得一声明亮的呼哨,龙韩抬起头,看见山寨门口站着一个人,穿着苗族女人的常服,头上手上都戴着样式精美的银饰。

“蛊娘!”龙韩顿时来了精神,翻身下马就冲了过去,径直向她跑去。

这被唤作蛊娘的,在蛊苗一族专职培育蛊虫,掌管蛊术,据说这女人浑身带毒,是个让人敬畏的角色。

就是这样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女人,是龙韩在这世界上唯一的血亲,她是龙韩母亲的姐姐,龙韩的姨母。

这位蛊娘每年初春,万虫孵化的时候便会进山,要过月余才会携着她选好的蛊虫下山开始育虫,每次她进山,龙韩都会无比的期待她归来,因为她每次回来都会带来一些新奇的小玩意,有时候是尚未孵化的蚕卵,有时是一只厉害的蛐蛐,有时是清脆的春笋。

如今见着她,龙韩可谓是一扫沮丧的心情,拉着她左看右看:“这次进山时间特别长,您没有哪里受伤吧?”

“没有没有,这山里的虫子哪能伤了我。”蛊娘拍拍他的头,又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给他,是个精致的桃木盒子,龙韩知道,这是蛊娘装虫子用的,“这盒子里的虫子可是好东西,这几十年我也就看过这一对。”

“这是什么?”龙韩接过来,好奇的打开,里面是两对浑身金色的小虫子,圆鼓鼓的煞是可爱,一旁栓好了马走过来的宝翁看见,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个叫做星月蛊,是我们蛊苗最好的定情信物。”蛊娘摸摸他的头,慈爱的笑着,“这个虫子是天生一对,同生共死,对彼此的气味哪怕隔得再远都能闻到,所以如果你以后遇到了喜欢的人,把这个交给她,无论多远,放出这虫子,你们就能找到彼此。”

“哇。。”龙韩赶紧把盒子关上,小心翼翼的收进怀中。

“走吧,我做了你喜欢的菜。”蛊娘拍了拍他的肩,带着他往寨子里走。

苗寨大门缓缓打开,两边瞭望塔上的苗族小伙子吹响了号角,迎接他们的王回寨。

一路往里走,到处都是熟人,每一个人都热情的和龙韩他们打招呼。

龙韩一路看着熟悉的景色,看着熟悉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有在日光下辛勤劳作的痕迹,每个人脸上都有笑容,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幸福。

龙韩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诚如宝翁在路上告诉他的,他舍不得宋京浩是因为宋京浩意味着新奇的生活和从没看过的风景,然而叶落归根,家总是最好的。

他想,如果有一天能够带宋京浩来苗寨里看看——尽管蛊苗不欢迎外人,但是宋京浩是他的恩人,是个善良勇敢的人,蛊苗会喜欢他的,这里,应该也有宋京浩未曾看过的风景吧。

当时的龙韩并不知道,他和宋京浩的第二次相遇,会来得这样快。

 

评论(15)
热度(35)

© 无尾熊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