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芽花,不接受三观崩了的人设,谢谢。

【芽花】蛊王(3)

3.

暮春很快到来,在山上的枇杷清甜可口的时候,宋京浩终于痊愈了。

能下地那天,宋京浩让龙韩扶着他,两个人先是在吊脚楼上一圈一圈的打转,宋京浩若是累了,两个人就随地坐下来休息,休息好了又继续走。

如此重复了好几天,宋京浩终于可以自己走下楼,他站在龙韩的院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苗寨的空气非常好,阳光也很暖,他站在院子里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对着龙韩笑。

那个时候,他和龙韩已经朝夕相处了个把月。

宋京浩是个话多的,也是个好动的,嗓子好了不能下床,他闲得无聊,天天抓着龙韩跟他讲故事。

他说起过西湖婉约,说过园林秀丽;也说过大漠辽阔,说过戈壁荒凉。

他说这些的时候,龙韩就会在旁边专心致志的听,时不时还问些问题,看起来就像是个勤奋好学的少年。

那天说着说着,灯花突然爆了,龙韩拿了把小剪刀去剪,宋京浩在后面笑,说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可惜没下雨,不然真是应景。

龙韩不懂诗词,只是懵懵懂懂的看着他,看宋京浩笑意更盛,他也弯起嘴角。

后来宋京浩就开始给他讲诗词,或是气势磅礴,或是悲怆沉痛,或是字字珠玑。

他调侃龙韩是蛊苗族的小王子。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他说,你看我何其有幸,不和王子同舟,和王子同枕同席。

 

蛊娘说,这伤只是初步好了,要完全治愈,还需要在苗寨里调理一段日子。

于是宋京浩一边调理,一边陪着龙韩在寨子里到处跑,一开始他还得要龙韩带着,后来不需要龙韩也可以在苗寨来去自如。

他第一天去练功场,每一箭都命中红心,让龙韩和周围的小伙子们都目瞪口呆。

他和龙韩练拳摔跤,每一次都能把龙韩制服,那时龙韩已经是寨子里有数的高手,宋京浩这一手,连宝翁和蛊娘都惊了。

那时的龙韩不知为何突然变得非常勤奋,在练功场一练就是一天,风雨无阻,宋京浩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陪练,无论他练到多晚,宋京浩都会陪着他,和他一起回家。

天热的时候,他俩会一起爬到吊脚楼的屋顶躺在一起吹风,房顶上有些硬,宋京浩会拿手臂给他枕在头底下;练完功还会一起下河游泳,像两个小孩子一样打水仗,坦诚相见,宋京浩还促狭的说他虽然看着瘦,实际上该大的地方一点都不小。

两个人亲密无间,仿佛熟稔已久,默契非常。

就这样,一直到了盛夏,整个寨子似乎都在筹备着什么,宋京浩一头雾水,却也不好意思问什么。

在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宝翁把龙韩叫到跟前,告诉他,他必须要通过历代对蛊苗王的试炼,才能在秋天,真正的成为蛊苗一族的首领,代表蛊苗,参加全苗族的议事大会。

“所以,是怎么样的试炼呢?”龙韩还未开口,一旁的宋京浩就先提问了。

“独坐寒冰床,蛇穴取蛇胆,禁地迎蛊王。”蛊娘在一旁,淡淡的回答。

“龙韩,你可愿意吗?”宝翁目光温和的看向龙韩,“若你不愿,我们可以等到明年。”

“不了,今年就行。”龙韩脸上显出几分凌厉的气势,“我今年,一定能通过试炼。”

“龙韩,你是蛊苗一族历代年纪最小的蛊王。”宝翁神色稍稍缓了几分,“因着你年纪小,我可以让你带一个同伴一起。”

宋京浩还在琢磨那三个试炼,听宝翁这么说,他立刻转头过去看龙韩,他很自信,龙韩一定会选择他。

然而龙韩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感激,最终却倔强的摇摇头:“不,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如此,你准备一下,三天后就启程吧。”宝翁点点头,不再多言。

回家的路上,龙韩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宋京浩思忖半天,还是开了口:“那三个试炼,到底是什么啊?”

“寒冰床,就是后山的一个山洞,里面奇冷无比,独坐寒冰床,是指在里面打坐一晚,日落开始,日出结束,能平安归来则为通过。”龙韩看了他一眼,没有表情的脸稍微轻松了一点,“这一关,为的是磨练意志。”

“蛇穴呢?”

“还是后山,有个巨大的蛇穴,里面多为巨蟒,凶悍非常,一人一刀,独闯蛇穴取百年大蛇的蛇胆,平安归来则为通过,这一关,为的是智和勇。”

“那最后一关。。”

“最后一关。。最难了。。”龙韩叹了口气,“前面的两关,只要苦练都能通过,这最后一关,则没有任何方法可言。”

“怎么说?”

“蛊苗的禁地,是蛊苗各位先祖的安葬地,蛊苗王死前会将炎日蛊带在身上随他下葬,下一任的蛊苗王必须到禁地去,唤醒炎日蛊,将它带回苗寨,才能顺利继任。”

“你以前去过吗?”

“我。。”龙韩像是被戳中了伤心事,沮丧的低下头,“我去年参加过试炼,寒冰床都没通过,哪里敢去禁地。”

“那你为什么拒绝带帮手?”

“历代蛊苗王通过试炼都没有帮手,我若是带了,就算通过,我也心有不甘。”龙韩看向宋京浩,“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我必须要自己去,这是我的使命。”

“我知道了。”宋京浩笑了起来,搂住他的肩膀使劲晃了晃,“龙韩,我相信你可以的。”

是夜,龙韩睡得很熟,黑暗中宋京浩睁开了双眼,他起身走到了窗边,拿出一个竹哨吹了两下,那竹哨发出沙哑的声音。

不多会儿,一只黑色的猎鹰轻车熟路的飞来,停在了宋京浩的手腕上。

宋京浩将一张写满字的纸条放进猎鹰脚踝上的竹筒里,摸了摸它光滑的羽毛,扬手让它飞走。

做完这一切,宋京浩走到床边,看着龙韩沉睡的脸,就这样看了很久很久。

 

 

三天时光匆匆而过,很快便到了试炼的日子,龙韩换上一身软甲,在宝翁,蛊娘,宋京浩以及几个少年的陪同下,来到了寒冰床的门口。

“去吧龙韩。”宝翁上前几步打开大门,一阵寒气扑面而来,吹得宋京浩皱了皱眉,“蛊苗先祖会保佑他们年轻的王。”

“多谢。”龙韩紧了紧护腕,抬腿就要往里走。

“等等!”宋京浩一把拉住他,随后猛地抱住他,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背,“龙韩,我在外面等你,你一定可以的。”

“我知道。”龙韩一怔,随后微微笑开,伸手拍了拍宋京浩,“我会通过的。”

随后他转身,走进了寒冰床内,大门轰的一声关上。

 


很黑,这是龙韩的第一感受。

黑暗的地方,容易让人恐惧,龙韩闭上眼定了定神,然后小心的挪到离门不远的地方坐下,调节好呼吸开始打坐。

寒冷的感觉从皮肤与地面接触的地方一点点透进身体,那时,龙韩才开始觉得冷。

彻骨的寒冷一点点的侵蚀,把身体里的热量全数带走,让龙韩手脚发抖,牙齿打架,最后他坐不住了,摔倒在地。

好冷,好冷。

龙韩心里知道,他在这里面坐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离天亮,离通过试炼还远着呢,他紧紧的闭上眼,他不想认输。

困倦感却突然袭来,拉扯着他紧紧抱着身体的手臂,试图让它们垂到地上,试图带走他的意识,让他在这寒冰床里沉睡过去,龙韩抵抗了一阵,困意却越来越明显。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似乎看见了他爹——他只在画像上看过他,还有他娘,他们温柔的对他笑着,他们喊他,龙韩,龙韩。

他还看见了宝翁,蛊娘,他们也是那样温柔又慈爱,他们说,冷了,就出来。

最后的最后,他看见宋京浩。

那个救过他一命的人,有一张英俊的脸,会告诉他江南的婉约,大漠的辽阔,会给他读那些美极了的诗句,会陪他练拳,自己一直都打不过他,还会在满是繁星的夜空下,站在练功场,等他一起回家。

宋京浩说,龙韩,坚持住,我在门口等你出来。

他的拥抱,像太阳一样暖。

黑暗中,龙韩睁开了双眼,抖抖索索的坐了起来,定下心神,让呼吸尽量平稳下来,身体里似乎是有什么涌动的力量走遍全身,驱散了寒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寒冰床的门又一次打开,阳光照射进来,熟悉的嗓音在门口大喊:“龙韩你没事吧,时间到了,快出来。”

“我没事。”龙韩回了他一声,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挪到门口,坐了一夜,四肢都有些僵硬。

走到门口他看见宋京浩一脸期盼,随即转化为带着自豪的笑意,他听见宋京浩说:“我就知道你能通过!”

然后他被拥入熟悉的怀抱,失去了知觉。

他又做梦了,他梦见宋京浩睡着,他坐在床边,深深地吻了宋京浩的嘴唇。

 

 

独闯蛇穴的时候,龙韩一个人背着比他还大的金刀,穿了软甲,依旧是在宝翁一行人的陪伴下到了蛇谷。

“龙韩,你确定不要我帮你吗?”隔着山谷间的腾腾雾气,宋京浩依稀可以看见巨蟒扭动的身影,他心里一阵担忧,“这蛇,我从没见过这样大的蛇。”

“没事的。”龙韩淡淡的笑了笑,“这里只有一条蛇。”

说完,他再也不看宋京浩,把刀背在身后,顺着旁边的藤蔓爬了下去,站到了一块凸出的石头上。

其实自从他发现他会对宋京浩产生别的旖旎想法之后,他就有些躲着宋京浩,他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那些见不得光的情感。

很快那巨蟒就注意到他,吐着长长的蛇信朝他移动过来。

就是你了。龙韩心里这么想着,压低身子,将手背上的飞爪拉了出来。

他老早就考虑过,这蛇穴真正难的,不是取蛇胆,而是周围无处可站,一定得要爬到蛇身上去,将它宰杀,取走蛇胆,然后才能攀住藤蔓逃脱。

如他计划的那样,取蛇胆的过程相当轻松,他顺利的用金刀将那蛇的头盖骨扎了个对穿,一路破开蛇肚取走了蛇胆,在攀上藤蔓的时候,他甚至还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全部是蛇血的味道,腥臭极了。

而变故,正是这时发生的。

这蛇谷是试炼场,专门为了龙韩设置的,由蛊娘用药物引蛇过来,只引了一条。

结果就在龙韩放松警惕的时候,雾气中突然升起一对金黄的眼睛——又是一条巨蟒!

“小心!”蛊娘凄厉的声音响彻山谷,龙韩顿觉不对,松开手臂滑落下去,堪堪避开那蛇的攻击。

“怎么会有另一条蛇?”宝翁眉头紧皱,双眼紧紧盯着那个不停躲闪的身影。

“许是这山谷深处本就有蛇,刚刚动静太大,把它吵醒了。”蛊娘也十分焦急,手指不停的捻着,“现在不能放蛊,龙韩身上有蛇血,蛊虫分辨不清,会害了他!”

“把你的弓给我。”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宋京浩突然说话了,他拿过一旁苗族少年递给他的强弓,从箭筒里抽出箭,仔细分辨了一下,对着山谷里的龙韩大喊,“龙韩!往你的正前方跑,什么都别管!”

当时龙韩已经接近精疲力尽,听见宋京浩的声音,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拔腿就往正前方的山壁上跑。

如果没有记错,从那里爬上去,就是宋京浩他们站着的地方。

身后的巨蟒不停的追着,然而它每追出一步,就被山壁上射下的箭矢阻一阻,宋京浩精确的计算着箭筒里剩余的箭,尽量的为龙韩争取着时间。

龙韩尽了全力跑到山壁边上,拉住藤蔓,上面已经有人在往上拉扯,他猛地发力,快速向上攀爬,待他爬到一半时,宋京浩的箭筒,只剩下了一支箭。

那巨蟒见阻力消失,猛地一下立起身子,血盆大口朝着山壁上的龙韩撕咬过去。

就在那时,一支箭,带着破空之声,从龙韩身边飞过,笔直的射进了那巨蟒张开的嘴里,狠狠地扎在了它口腔的内壁上,巨蟒吃痛后仰,重重摔在地上,龙韩终于得以逃脱。

宋京浩松了一口气,飞快的跑过去一把扶起龙韩:“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没事。”龙韩靠在他身上对他笑笑,几乎脱力。

然后他缓了缓,从身上挂着的竹筒里,倒出一枚青色的巨大蛇胆。

宋京浩看着这个少年,浑身浴血,眼神却坚定无比,在那一刻,他带头高呼了起来。

欢呼声响彻山谷。


TBC


评论
热度(30)

© 无尾熊OuO | Powered by LOFTER